24小时播不停:

吉林油田扶余采油厂女电工张艳梅  |   “好汉”龙小凤:厉害了,长庆安  |   记辽河油田金海采油厂采油作业二  |   大港油田采油三厂劳模师傅和她的  |   管道一公司CPP109机组副机组长王  |   李立:“洗”出万吨石油  |   山东销售临沂分公司蒙山大道加油  |   记管道设计院加纳特马TEMA罐区项  |   记中国石油石油化工研究院聚烯烃  |   苏里格气田“筑梦人”  |  
吉林油田扶余采油厂女电工张艳梅  |   “好汉”龙小凤:厉害了,长庆安  |   记辽河油田金海采油厂采油作业二  |   大港油田采油三厂劳模师傅和她的  |   管道一公司CPP109机组副机组长王  |   李立:“洗”出万吨石油  |   山东销售临沂分公司蒙山大道加油  |   记管道设计院加纳特马TEMA罐区项  |   记中国石油石油化工研究院聚烯烃  |   苏里格气田“筑梦人”  |  
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石油人物 >

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大杨的安全管理“碎碎念”

来源: 中国石油报    责编: 旋     发布时间:2018-05-10 10:12
http://www.oilone.cn/uploads/allimg/180510/1014162641-0.jpg

 

杨建忠(右)与井队维吾尔族员工在一起。

5月8日,在宁209H18平台,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一级HSE监理杨建忠正对两支钻井队的60多名员工进行防火、防爆、防硫化氢的安全培训。他已经在四川长宁页岩气项目上驻扎了60多天。

他因身材高大,善于沟通,精力充沛,而被同事们称为“大杨”。他是克拉玛依钻井最早的那一批HSE监理。作为一名资深监理,每当戴上“黄帽子”,他感受的都是沉甸甸的责任。

从碰钉子到追着问

“以前干活,工人上来就直接作业;而现在不行,要一看二想三作业,断气断电断动力,上锁挂签,监理验证完之后,最后一步才是作业。”

现在,杨建忠讲起这些时嗓门洪亮,底气十足,语气斩钉截铁。但他在刚任HSE监理时,没少碰钉子。

“杨监理,一榔头就砸掉的活,等把这些搞完,活早干完了。”

不仅工人不理解,有时工期紧了,干部也吐槽:“老杨!你这样定,那样定,工人没法干啊。”

他那些年没少与井队磨嘴皮子:安全要从细节做起;经验这个东西,其实都是血淋淋的鲜血换来的;这看上去麻烦,实际都是为自个好,不受伤害。

每到一队,先磨合,先熟悉井队的安全状况。原本并不那么能说的他,现在讲些安全,嘴皮子越发顺溜。这些年,虽然还是偶有埋怨,但安全意识在不断提升。杨建忠从一支井队走到另一支井队,他发现,讲安全不再是HSE监理的独角戏。

杨建忠比较开心的是,司钻带着班里的人找他,专门要求看下套管、搬家安装等课件,大家围在一起,边看边讨论。

“作业文件是个好东西,先干什么,后干什么,一步一步写得清清楚楚。按照这个来,保证不违章。”工人说。此时,他觉得自己认真做的PPT没有白费功夫。

改变是明显的,井队干部会上讲的最多的也是安全,在大型作业之前,书记会拿出作业文件一、二、三、四地给工人讲。

看见违章不制止,就是犯罪

“HSE监理不能吃老本,各种标准会变更,自己学懂了,才能给工人讲明白。”要想给工人一碗水,自个得要先有几桶水,杨建忠这么认为。

井场有哪些防火、防爆区域,有哪些易燃、易爆风险区,杨建忠没事就会抓住工人考一考;答不上来的,他会把工人带到跟前,一条一条地讲解。

这些年,从后勤转岗的新监理比较多,他带了不少徒弟,多的时候一次带3个徒弟,六次共带徒弟14人。徒弟的年龄和他不相上下,有的比他还大。

他带过一名叫郭刚的新监理,从后勤转岗上井,对钻井知之甚少。在夏天40摄氏度最热的戈壁滩上,徒弟能跟着他在井场转上一两个小时,从不叫苦,也不喊热,学得十分走心,因此出师也快。

他带过一名叫吴小川的监理,也不是完全懂钻井。但在井队搬家安装时,这名监理一时一刻都不离开井场,工人干活,他就在旁边看着,这让杨建忠觉得要好好地教。

井场每个角落都他教徒弟“传、帮、带”的身影,常会因为一个设备问题在一个地方待很久;常因为员工操作动作,在旁边观察很久;从粗到细,从一口井开钻到完钻,师徒的工作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看见违章不制止,就是犯罪。”

“搞安全,心里必须有一杆秤,安全标准的秤。”他说。

联系QQ: 804 14447 0 
  投稿邮箱:news@oilone.cn
Copyright 2012 oilone.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财经壹号网(原石油壹号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385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32号
未经石油壹号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内容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