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播不停:

壳牌收缩中东石油业务版图  |   川西北气矿王开文入选2017江油“  |   长庆油田绘蓝图 五千万吨持续稳  |   巴西决定加入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  |   渤海钻探靶向对标提升万米进尺  |   川庆钻探打造一流油套管专业化队  |   中国与中东能源合作模式转型 从  |   沙特推动欧佩克减产努力维持至20  |  
壳牌收缩中东石油业务版图  |   川西北气矿王开文入选2017江油“  |   长庆油田绘蓝图 五千万吨持续稳  |   巴西决定加入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  |   渤海钻探靶向对标提升万米进尺  |   川庆钻探打造一流油套管专业化队  |   中国与中东能源合作模式转型 从  |   沙特推动欧佩克减产努力维持至20  |  
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本网特稿 >

壳牌收缩中东石油业务版图

来源: 中国石油报    责编: admin     发布时间:2018-01-25 21:58

石油巨头壳牌似乎已经做好了挥别中东的准备,其日前决定脱手伊拉克重要油田项目,并将重心放回“根据地”——北海地区。自从将英国天然气集团收归旗下之后,石油业务在壳牌战略发展路线图中的“存在感”就大降,转而对天然气特别是LNG的开发热情持续上扬,对电动汽车等新能源产业也“跃跃欲试”。

不难看出,低油价浪潮促使老牌石油巨头对开发传统石油资产越来越不上心,而中东地区剑拔弩张的政治局势也让其步履维艰,尽管壳牌反复强调并未患上“中东恐惧症”,但其收缩中东石油业务规模的举措却是不争的事实。

撤出伊拉克

《华尔街日报》1月15日报道称,壳牌放弃了其在伊拉克最后一个油田项目——西古尔纳1号区块(West Qurna-Phase 1),这个曾经助力中东石油产业腾飞的石油巨头,正逐渐减少在该地区的发展足迹。壳牌已经与日本综合贸易公司伊藤忠商事(Itochu)达成一致,后者将收购壳牌所持西古尔纳1号区块的股份,但双方并未透露股份数量。

西古尔纳1号区块由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负责运营,壳牌寻求将其所持20%股份出售。路透社援引壳牌发言人的话称:“壳牌已就西古尔纳1号区块股份出售事宜与伊藤忠商事达成一致,当前正在争取伊拉克政府的批准。”目前,西古尔纳1号区块日产原油40.5万桶。

据了解,西古尔纳油田位于伊拉克南部石油重镇巴士拉(Basra)西北50公里处,是该国石油产业扩张的重要抓手,西古尔纳可采石油储量在100亿至150亿桶之间,最高产量估计可达每天100万桶,这一规模足以和目前全球已探明储量最大、位于沙特的加瓦尔油田(Ghawar)匹敌。

彭博社指出,放弃西古尔纳1号区块是壳牌逐渐撤出中东的又一个信号,该公司去年9月中旬透露将放弃伊拉克南部马吉努油田(Majnoon)。在与伊拉克石油部经过广泛讨论后,后者正式批准了壳牌提出的出售马吉努油田45%经营权的计划。

路透社消息称,壳牌将在今年6月底前退出马吉努油田项目,或将运营权转让给伊拉克国有巴士拉石油公司(Basra Oil ),中石油也表达了开发马吉努油田的兴趣。

壳牌表示,其与合作伙伴已经成功将马吉努油田转变为世界级油田生产基地,目前产能超过20万桶/日,在与伊拉克政府陷入谈判僵局且财政状况出现下滑之后决定退出。

2010年1月,壳牌与伊拉克政府签署了陆地油田开发协议,并获得45%股权成为马吉努油田最大股东,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持股30%,伊拉克石油公司Missan持剩余25%股份。马吉努油田于2014年投产,目前原油产量约23.5万桶/日。

收缩中东版图

事实上,壳牌是中东石油工业的重要“功臣”,而伊拉克则是该公司中东开发之路的起点之一,1927年其在伊拉克发现了基尔库克油田(Kirkuk),该油田是伊拉克老油田再开发计划的重点,石油累计探明储量超过22亿吨,1961年前曾一度垄断伊拉克石油生产和开发,本世纪初日产量曾达到90万桶。

《华尔街日报》指出,伊拉克不仅是起点,还成为壳牌退出中东石油产业的最后步骤。2003年,该公司在中东地区的石油产量最高达45万桶/日,过去15年在中东6个国家拥有多个日产数万桶原油的油田,其中在阿曼的原油产能约22万桶/日。

“我们绝对不会背弃或是远离这个地区。”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去年11月谈到中东时表示,“不过,像马吉努油田这样的项目,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将会越来越少,而其战略意义也将越来越小。”事实上,壳牌仍将继续保持中东地区的天然气权益,包括卡塔尔、阿曼、埃及和伊拉克,这也是其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之后的战略规划之一。

分析师指出,“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危机不断升级,导致外国雇员工作风险系数加大,加上中东国家往往压缩石油合同中的盈利条款,使得国际石油公司不再热衷于中东石油开发。据悉,国际石油公司在中东国家每生产一桶原油都要向所在国政府缴纳一笔固定费用。

至于为何放弃伊拉克油田,壳牌中东地区前高管Robin Mills表示:“对壳牌而言,项目条款太吝啬,解决这样的麻烦不值得。”伊拉克官员和承包商表示,过去一年,壳牌不得不直面伊拉克项目持续拖延的难题,包括该国政府拖延支付管道和水处理设施款项。

《纽约时报》指出,拥有丰富石油储备的中东地区对石油巨头的吸引力正在日益减少,原因主要是开发成本和复杂的政治状况。美国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虽然仍保留在伊拉克的石油权益,但近年来纷纷将精力集中于本土量多价廉的页岩资产开发。

中东国家普遍在石油业务上对外国公司“设限”,不过伊拉克等少数国家为了吸引外资一直收取相对较低的“抽成费”。随着2014年中油价大跌,石油公司不得不“节衣缩食”,与美国物美价廉的页岩油气资源相比,中东的油田项目自然不再吸引人。

重启北海开发

无独有偶,壳牌一边脱手伊拉克油田,另一边却为北海油田开发开绿灯。

《金融时报》1月16日报道称,壳牌6年多来首次批准北海地区的油田项目,将与埃克森美孚重新开发设得兰群岛东北部的企鹅油田(Penguins field),预计开发成本超过10亿美元。此举表明大型石油公司仍然在全球最成熟的油气产区中寻找机会。

这将成为2014年油价暴跌以来北海地区又一笔大型投资,也将进一步提振英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信心,似乎预示着北海油气开发活动在这场残酷的低价浪潮中正在逐渐复苏。

去年,壳牌以38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拥有的一半以上的北海资产出售给了私募股权公司Chrysaor,这些资产的原油日产出约11.5万桶,包括布伦特基准价油田之一的Buzzard。壳牌重申了对剩余英国油气资产的承诺,目标是在未来几年增加北海产量。

壳牌勘探和生产负责人Andy Brown表示:“企鹅油田体现出了壳牌北海资产的重要性,同时也是公司上游业务代表项目之一。”壳牌将建造一艘浮式生产、储存和卸货船(FPSO)重新开发企鹅油田,这也是壳牌近30年来在北海拥有的首艘FPSO。

据了解,企鹅油田发现于1974年,于2002年首次开发,属于壳牌与埃克森美孚成立的合资公司,双方各持50%股份,运营方是壳牌。重新开发后,有望实现4.5万桶油当量的最高日产能。

据悉,企鹅油田的生产活动将通过壳牌在布伦特油田的Charlie平台展开,同时还将新建基础设施以保证生产活动能够持续到2020年。壳牌表示,企鹅油田再开发计划是其2012年以来宣布的首个重大项目,石油盈亏平衡点将低于每桶40美元,比其它离岸盆地和北美多数页岩油生产更具竞争力。

联系QQ: 545510403 
  投稿邮箱:news@oilone.cn
Copyright 2012 oilone.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石油壹号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385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32号
未经石油壹号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内容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